《野蠻的校花》非原創

周林是一所大學的學生,由於家住偏遠農村,周末他常常不回家。那天黃昏,學校除了看門老頭再沒有一個人,他在校園#場上獨自打籃球,這時,背后走過兩名女孩。一個是全校最漂亮的,名叫盈盈,黑亮的皮夾克,牛仔褲,白運動短襪,白色旅遊鞋;另一個叫張玲,紅大衣,石磨藍牛仔褲,腳上是一雙火紅色長統皮靴。

 
  
  
  
 周林后退時,一不小心踩住盈盈的旅遊鞋。他回頭看了看本想道歉,但覺得對兩個女孩子也無所謂,就沒作聲。
 
  
  
  
 “我#你媽,眼瞎了?”盈盈猛然間擡腳踢在他的下巴上。盈盈的耐克牌旅遊鞋,踢在他的下巴上發出悶悶的“嘭”的一聲。周林沒想到盈盈的腿踢得這樣快這樣高,差點被踢得跌倒。(殊不知,盈盈是從小學舞蹈的。)他憤怒了,準備還擊。此時,張玲也動起武,和盈盈一起打周林。
 
  
  
  
 周林做夢也沒想到,這兩位嬌弱的女孩,打人的手段竟然非常專業,腿踢得很高、很準。很快,周林的嘴上、臉上就挨了幾腳。他眼看招架不住,就急忙往宿舍逃去。誰知,兩個女孩緊追不舍,一直追到宿舍里。
 
  
  
  
 “臭小子,敢惹我們姐妹!”說著,剛剛追進門里的盈盈飛起一腳踹在周林的臉上。這時,緊跟進門的張玲把宿舍門從里反鎖起來,也沖來對周林踢打。周林很快被踢倒在地。盈盈和張靈擡起腳一邊罵著髒話,一邊照著周林的頭就是一陣踢、踹、踏。踢累了,兩位女孩就擡起腳猛蹬周林的胸脯,並用鞋底和靴跟蹬住周林的嘴使勁地擰。
 
  
  
  
 非人的折磨經曆了十幾分鍾。兩位女孩停止踢打,盈盈從牛仔褲屁兜里摸出一盒希爾頓香煙,遞給張靈一支,自己一支,吸了起來。
 
  
  
  
 “爬起來,跪下!”盈盈凶狠地說著,然后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周林已經被踢懵了,乖乖地跪盈盈腳邊。盈盈翹起二郎腿,旅遊鞋在周林臉前一晃一晃的。“你說怎麽辦吧。”張玲從后邊走過來,伸手揪住周林的頭發。
 
  
  
  
 “我跟你們正式道歉。”
 
  
  
  
 “你#,已經晚了!”說著,盈盈擡起腳,用鞋底照著周林臉上就踹了幾腳。
 
  
  
  
 “你們說咋辦就咋辦吧,別再打我了。”周林哀求道。
 
  
  
  
 “咋辦?”盈盈用鞋尖擡起周林的下巴颏,笑著說,“用舌頭給姑奶奶把鞋舔干淨了。”……“這……”周林剛一遲疑,張靈揪住周林的頭發用力往后扯,周林疼得張開了嘴。此時,就見張靈發壞地一笑,櫻桃小嘴微微撅起,頓了頓,一口唾沫唾進了周林的嘴。
 
  
  
  
 此時,周林的雙手被張靈從后捆了起來。“舔啊!”盈盈憤怒地沖著周林的嘴踢了三四腳,周林連忙低下頭,匍匐在地上,以下內容需要回複才能看到
伸出舌尖仔仔細細地舔著盈盈的鞋,從鞋幫到鞋尖,包括鞋底與鞋幫的接縫,周林都舔到了。
 
  
  
  
 盈盈的鞋其實並不髒,新買的,頂多穿了兩天,純白色皮子的,散發著皮革的新鮮味道。后邦子上還有兩個俏皮的彩色小卡通像,周林一一舔過。舔了二十幾分鍾,一雙俏氣的旅遊鞋舔得潔白發亮,盈盈前后看了看,白皙的俊臉露出兩個酒窩。接著,她又坐下來,翹起二郎腿,勾起腳尖輕晃悠著鞋底,驕氣地命令:“狗奴才,給本小姐把鞋底舔干淨!”周林一遲疑,盈盈已經把鞋底踏在了他的嘴上,側著頭,銀牙微咬,用力蹬著。周林只得伸出舌尖連親吻帶舔。此時,盈盈突然鞋底一用力,把周林仰面朝天蹬倒在地。
 
  
  
  
 接著,盈盈雙腳踏在周林的胸脯上,叫道:“狗奴才,伸出舌尖來!”周林遵命,盈盈笑了笑,擡起一只腳踩在周林的舌尖上,稍稍用力把他的舌尖踩進嘴。“用力往上頂舌尖!”周林遵命,可是剛用力伸出舌尖,又被盈盈的鞋底踩進嘴。
 
  
  
  
 透過盈盈鞋底的輪廓,周林看到她那秀氣的臉龐,這個美麗的女孩,爲何如此惡毒?突然,盈盈把蹬在他嘴上的腳停下來,踏在胸部的腳擡起來,全身的重量幾乎都壓在了周林的嘴上。這時,張靈壞笑著,擡起長筒靴沖著周林的頭踹了下來。周林暈死了過去……
 
  
  
  
  
  
  
  
  
  
  
  
  
  
  
  
  
  
  
  
  
  
 二
 
  
  
  
 一陣強烈的窒息之后,周林蘇醒了過來。他發現張玲正站在他的臉上。一只紅色漆皮長統靴的后跟******在他的口中,另一只踏在他的額頭上,輕輕打著節奏。靴子長及膝蓋,閃閃亮光晃得周林雙眼一時發花。順著靴跟,再順著靴筒,他看到張玲那富有青春活力的大腿。天哪,周林布不經意間竟然看到了張玲那件白色镂花內褲。
 
  
  
  
 恍恍忽忽間,他聽到站在他頭上的張玲正在打手機:“喂,是姬小影嗎?哦,我是二小姐。啥?我老爸從以色列寄回錢了?好好,你先不著急去取。聽著,先趕快開上那輛寶馬車來學校接我,我捉了一條狗……”
 
  
  
  
 哦?張玲莫非就是學校傳聞中的“狂冰魔女”嗎?周林是去年來到這所大學的,他曾聽人說藝術系二年級有個“魔女夢之隊”,共有7名女生組成,“狂冰魔女”便是隊長。據說“狂冰魔女”的父親是個大富豪,常年在中東地區經商。他專門給女兒雇用了一位女保镖兼司機,叫姬小影,是女子特警隊複員的。另據說,“魔女夢之隊”這7位女生個個天生麗質,她們曾經代表學校參加省里的大學生健美#大賽,獲得冠軍。爲什麽叫魔女呢?據說,她們性格狂放不羁,揮金如土,心狠手辣,就連學校男生中的“龍頭老大”見了她們腿肚子都發軟。一次,大四一位老混混調戲“七魔女”中的老小,結果在午休時被這七位女生攔在水房里,被踢打的死去活來,鼻梁骨被踢折,下嘴唇被踢穿,最后跪在地上磕響頭叫奶奶。
 
  
  
  
 看來,這次惹了“魔女夢之隊”,闖下大禍了……周林邊嘀咕著,屈辱之中,小弟弟也不知怎的,竟然愈來愈硬,硬是把牛仔褲撐起一個小小的“富士山”。就聽站在一旁的盈盈一聲嬌罵:“狗奴才,你還不老實啊?”說著,擡腳踏在他的“小弟弟”上,來回揉搓著。周林甚至能感覺到盈盈腳上旅遊鞋鞋底的柔韌性,渾身像觸電一般,那種感覺欲死與活。眼看就要狂瀉了。這時,盈盈突然停止揉搓,用鞋尖狠狠擰住周林的小弟弟,使他欲罷不能。片刻,才將腳擡起。
 
  
  
  
 這時,張靈從他臉上跳下來,一把揪住他的頭發,說:“臭小子,等一會兒讓你更刺激的還多呢。”接著,她命令周林把身上、臉上的鞋印擦干淨,跟她們走一趟。“求求您,魔女姑奶奶們……”周林不敢想象這些殘忍的美女將怎樣整他,他翻起身歸張靈的腳下,仰起頭,抱著張靈的秀腿苦苦哀求著。張靈抽出腿,用靴跟重重的踢在周林的頭上,怒罵道:“臭小子,你把本小姐的靴子也弄髒了,你賠得起嗎?三千多塊錢呢。聽著,得會兒上了車,給我用舌頭舔干淨!”周林的頭立刻被踢出一個血包。
 
  
  
  
 萬分恐懼中,周林只得照辦,用濕毛巾把身上臉上的鞋印擦干淨。忙乎間,張靈的手機響了,原來,姬小影已經開著寶馬車到了學校門口。就這樣,周林戰戰兢兢跟著張靈和盈盈,走出校門,進了張靈的白色寶馬車中。
 
  
  
  
 開車的姬小影,身高一米七,二十三四歲的模樣,她話語很少,臉色總是冷冷的。一身黑衣,蹬著一雙黑亮的平跟馬靴,后腦勺盤著一個圓圓的發髻,額頭光潔,脖頸修長,臉色白皙,戴著一副墨鏡。車子里飄著法國香水味,玻璃上貼著太陽膜。張靈、盈盈以及周林都坐在后座。
 
  
  
  
 車子啓動之后,盈盈突然揮起玉手重重的打了周林一個耳光:“這里哪有你的座位?跪倒座子下面去!”周林乖乖地跪了下去。張靈擡起一只靴子,用靴尖挑起周林的臉,說:“你該做些什麽還用本小姐告訴你嗎?”周林怔了怔,馬上反映過來,他心底積聚著巨大的恥辱,但絲毫不敢反抗。因爲他已經領教了這兩位魔女的厲害,更何況開車的姬小影是女子特警隊複員的。

 
  
  
  
 他閉住眼睛,顫抖的雙手捧著張靈的長統靴,伸出了舌頭,輕輕舔著。“睜開眼,看著本小姐!”張靈嬌喝道。周琳睜開眼,他發現張玲薄薄的紅嘴唇微微下撇著,就像看賤狗一般輕蔑地瞅著他。
 
  
  
  
 轎車在繁華的大街上疾駛著。人們怎麽也想不到,車中,兩位美少女正在蹂躏著她們的“獵物”。
 
  
  
  
 突然,盈盈興致所來,要求周林同時爲她們兩人“服務”。張靈會意地點點頭,用靴子蹬住周林的脖頸,把他仰面朝天蹬倒在地。他平躺在車內,張靈把兩只靴子都踩在他的臉上,命令他用舌頭把靴底好好“打掃”一遍。而盈盈則扒開周林的褲子,脫下自己的旅遊鞋,用那雙穿者肉色絲襪的玉足蹬在周林的小弟弟上。盈盈的命令是:“狗奴才,那陣子你不是挺不老實?現在,用你的‘小弟弟’給姑奶奶做做‘腳底按摩’!”此時,周林的“小弟弟”堅挺起來,他努力控制著自己,收縮著“小弟弟”,爲盈盈做‘腳底按摩’。在上邊,他也沒敢怠慢,用嘴含住張靈那15公分高的靴跟,舌尖不停地打著轉,做著“清潔工作”。
 
  
  
  
 說不清是緊張還是興奮,倏然間,周林控制不住自己了,下邊就像決堤的大壩,狂泄了,盈盈的一雙玉足頓時被“水漫金山”。他聽到盈盈的嬌斥,他感到張靈憤怒的雙腳開始瘋狂,靴跟用力抽擦著他的嘴巴,他覺得自己的舌頭都快被踩爛了。他看到盈盈伸出塗著銀色指甲油的纖手,撿起那雙旅遊鞋,狠狠抽打下去。連一聲慘叫也沒來得及——因爲他的嘴里填著張靈的15公分的靴跟,周林昏死了過去…

分類:學生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