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老師的故事

郝亮,16歲,是一名初中三年級的學生,身高1米72,相貌還算英俊。家里人和好多比較要好的同學都喜歡叫他的小名兒:亮子。初三的課程很繁重,郝亮的學習成績算是中上等水平。暑假的時候,父母爲了能讓郝亮能考上一所重點高中,就給他請了一個女家教老師。

家教老師第一次來認家門的時候,通過她和父母聊天,郝亮知道家教老師的名字叫楚玉賢,今年31歲,在一家私立高中的老師。有一個4歲的女兒,丈夫是一個下崗工人。

說實話,郝亮對家教很反感。因爲有了家教,就意味著他的學習時間延長了,這對于一個十幾歲的男孩子很致命。可是父母之命不敢不從啊,所以故意把楚老師留的作業不寫完,字迹也潦草,在她講解的時候故意走神等等。楚老師很快就發現了郝亮的抵觸情緒,有幾天,她不給郝亮講課,而是陪郝亮聊天,她利用淵博的知識給郝亮講很多我以前聞所未聞的事。有的很有趣,逗得郝亮哈哈大笑,有的很新奇,不知不覺的把郝亮帶進她的故事情節中去。他們兩人之間的距離逐漸拉近了。消除心理隔閡之后,郝亮對楚老師有了一些親近感,有點象家長,更有點象姐姐。郝亮和她說話也不拘束了,有時還敢開一些小玩笑。

楚老師的教學水平確實很高,郝亮的學習成績有了很大的提升,父母很高興,決定長期聘請楚老師做郝亮的私人老師,直到初考結束。原本郝亮對異性不怎麽感興趣,因爲每天看到的女同學的身體都包裹在肥大的校服內,再好的身材也展現不出來。學校的女老師很少,幾乎都是大媽級別的,沒什麽看頭。再加上學業繁重,沒有心思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可是,在和楚老師接觸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后,郝亮對楚老師發生了興趣,僅僅是好奇。因爲對于像他這樣一個未成年的男孩來說,對異性的感覺是既新奇又害羞,一切都是懵懵懂懂的。

楚老師實際是一個很漂亮的成熟女人,穿著很隨意,經常就是一條牛仔褲和一件開領西服上衣,里面套一件雞心領小衫,即使換裝,也都是類似的衣服。她的個子不高,也就1米6多一點點,身材不胖不瘦,胸部鼓鼓的,在牛仔褲的包裹下,臀部挺翹,雙腿顯的修長圓潤。就是有時候感覺她心事重重的。

這一天放學后,郝亮在家一邊寫作業,一邊等待著楚老師的到來。媽媽接了一個電話,楚老師打來的,意思是她今天因爲女兒身體不舒服來不了,如果郝亮有不會的問題可以去她的家里。楚老師的家很近,走路過去只要半個小時。郝亮很快就爬到了三樓,按響了她家的門鈴。開門的正是楚老師。楚老師今天的打扮讓我眼前一亮,上身穿一件白色貼身V領半袖短衫,露出了白晃晃的小半個乳房和一道深深的乳溝,使得平時就很挺翹的雙乳顯得更加豐滿,。下身穿一條長短及膝的黑色裙子,襯托的小腿白皙修長。腳上穿著一雙人字拖,嫩白的小腳指甲居然塗著紅色指甲油。

「楚老師好。」

郝亮恭敬的和她打了個招呼。

「郝亮來了,快進來。」

楚老師說著從鞋櫃里拿出一雙拖鞋。

郝亮換好拖鞋,四處打量了一下楚老師的家。這是一套小兩室一廳的樓房,只有60多平,裝修的家具顯得陳舊,屋里收拾的倒是很干淨,給人的感覺特別舒服。郝亮坐在沙發上,楚老師給他倒了一杯水。

「哪里有不明白的地方告訴我,我就在這里給你講講吧。」

楚老師挨著郝亮坐了下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鑽進我的鼻子。郝亮悄悄地深吸了一口氣,把課本掏出來放在茶幾上。

「媽媽……」

一聲虛弱的呼喊聲從左側臥室傳了出來,

「你等一下。」

楚老師急匆匆走進臥室。不一會抱出一個約有4,5歲,漂亮可愛的小姑娘。

「我女兒甜甜。今天有點發燒。」

說著,坐在沙發上。

「甜甜,你好漂亮哦。去醫院檢查了嗎?」

「去了。輸了一瓶退燒藥,大夫說沒什麽大事,明天再輸一次就差不多好了。」

楚老師一邊說著,雙腿一邊輕輕的抖動著。

郝亮偷偷地瞄著楚老師那隨著身體抖動而顫抖的乳房,吞了一口口水。

「好白,好大啊。」

郝亮有點心猿意馬。

在楚老師的呵哄下,甜甜很快昏昏欲睡了。楚老師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慢慢的走回臥室,出來時把門輕輕的關上了。

「這孩子從小身體就弱,她爸爸又……很忙,有時弄得我真沒有辦法。唉……」

楚老師輕輕的歎了一口氣,臉上略顯疲憊。

「老師,你看這道題怎麽做?」

郝亮心里有點難受,有點尴尬,趕緊轉移話題。

楚老師馬上調整好心態,詳細的給郝亮講解起來。

不知不覺一個小時過去了。

「咣……咣咣……」

一陣砸門聲把郝亮和楚老師都下了一跳。

「甜甜他爸回來了,肯定又喝醉了。」

楚老師跑過去開門,郝亮也站了起來。

門打開了,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腳步漂浮的走進來,醉眼朦胧,滿臉通紅。

「他……他是誰……」

男子靠在門框上,用手指著郝亮,說話的時候舌頭都大了。

「他是我的學生,叫郝亮,來咱家補課呢。快進臥室。」

楚老師一把攙住了他。郝亮對他笑了笑,沒說話。

「學……學生?……郝亮……?不……不好意思……今天喝多了……」

「你哪天不喝多?趕緊休息去吧。」

楚老師的音調有點高,扶著丈夫向他們的臥室走去。男子任憑楚老師扶著,踉踉跄跄的,還笑嘻嘻的向郝亮揮了揮手。郝亮以微笑待之。靜靜地看著他們。

就快到臥室門口的時候,只見那個男子左腳絆右腳,一頭向地上栽去,左手緊緊地抓住楚老師攙扶著他的胳臂,右手本能的想摟住楚老師的脖子。可能是喝多酒之后反應遲鈍,再或是栽倒的速度太快,他一把摟沒能住楚老師的脖子,而是手指直接勾住了楚老師的衣領。「哧」的一聲,楚老師穿的那件薄薄的半袖衫被他一下子扯開了,連楚老師也被他拽倒在他身上。

「哎呀……」

楚老師一聲尖叫。

郝亮趕緊跑過去,幫著楚老師扶起了她的丈夫。再一看楚老師的半袖衫連帶胸罩全部被丈夫扯開了,露出了一對顫巍巍,圓滾滾,白嫩嫩的大乳房。雙乳之間紫黑色的抓痕和兩顆粉紅色的小乳頭看著是那麽的醒目,那麽的刺眼。從沒見過女人裸體的郝亮有點喘不過氣來,有一股欲望在體內迅速膨脹。郝亮直勾勾的盯著楚老師的乳房,呆在那里。

此時的楚老師有點羞憤成怒,再加上胸口被丈夫無意撓了一把,疼的她俏臉通紅,眼角含淚。她顧不得中門大開,春光外泄,

「郝亮,來,幫我把他扶到床上去……」

一個未成年的學生,一個身體羸弱的女人,扶著一個人高馬大的醉漢,身體無可避免的時有接觸,但是兩人的注意力都在楚老師的丈夫身上,誰也沒有在意。

「撲通」

當他們兩個搖搖晃晃的把楚老師的丈夫重重地扔到床上的時候,已經累得氣喘籲籲。

郝亮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掃了一眼楚老師,魂都飛了。只見楚老師身體前傾,呼吸急促,雙手扶床,身體微微的顫抖,被扯壞的胸罩垂在身體一側,一對房乳向下垂著,在燈光的照射下發出刺眼的白光,正隨著身體的顫抖而顫抖。郝亮的小弟弟迅速膨脹起來,被擂鼓一樣的心跳震懵了,拼命地吞咽著口水,就感覺耳內轟鳴,眼前一陣恍惚。

「郝亮,郝亮,亮子……」

楚老師的呼喊聲把郝亮的魂叫了回來。郝亮怔了怔神,發現她一手揪住抿在一起的半袖衫,一手在他面前擺晃,臉上一片羞紅。

「哦?楚老師,我該回家了……」

說完,郝亮夾著腿,低著漲紅發燒的臉回到客廳,揀起茶幾上的書本,倉皇的跑回來家里。

「這孩子……」

楚老師好像發現了什麽,她扶著未關的房門,輕輕的說。

郝亮躺在床上,頭腦里想著楚老師誘人的大乳房慢慢的睡著了。在夢里,郝亮親吻著,撫摸著,揉搓著楚老師的乳房。早上醒來,褲裆里一片冰涼。他偷偷的把沾滿精液的內褲拿到衛生間里洗干淨了。

一連三天,楚老師沒去郝亮家,也沒有打電話。郝亮的媽媽有些著急,一個勁問郝亮,是不是他惹楚老師生氣了。郝亮也不知道楚老師爲什麽沒來,只是隱隱約約感覺到,應該是她和丈夫之間發生了什麽事。他媽媽一再追問,還要給楚老師打電話,郝亮只好騙她說楚老師家里有事,處理完了就會來的。在媽媽的半信半疑中,電話響了。楚老師告訴媽媽,最近家里有些事走不開,郝亮我去她家里補課,順便寫寫暑假作業。

郝亮再次來到楚老師家里的時候,楚老師的氣色很好,像上次那樣給他開門,給他拿拖鞋,給他倒水,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她穿了一件黑色吊帶背心和一條白色短裙。臥室門都敞著,甜甜不在,她丈夫也不在。楚老師看郝亮的眼神有些躲閃,而郝亮也有一些局促。

「甜甜不在家嗎?楚老師。」

「和她爸爸回她奶奶家了。」

楚老師的神情有些落寞。

「上次謝謝你幫忙。」

一提起上次,楚老師可能想到在自己的學生面前上身赤裸過,臉紅了。郝亮也是心里狂跳,有些慌亂。

「沒……沒事……沒事沒事……」

楚老師被我結結巴巴的回答逗笑了,笑的花枝亂顫。

「好了,不說那些了。來,我給你補一補這幾天落下的課。」

楚老師坐在郝亮身邊,低頭給他講解著……

比老師高出一頭的郝亮沒有心思聽講,他的魂已經被楚老師勾走了。他偷偷的看著楚老師因低頭而露出的大半個乳房,思緒又飄回了那天她在他面前赤裸雙乳和雙手扶床的時候……

正在給郝亮講解的楚玉賢慢慢的感覺不對勁兒,她覺得耳邊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噴的她心里癢癢的。眼睛一斜,發現郝亮的裆部已經支起了一個小帳篷。

「郝亮這是怎麽了?哦,一定是想起那天我露著乳房的樣子了。他的家夥應該不小了吧?甜甜他爸好久沒碰過我了,我一會是不是想辦法試一試呢?」

楚玉賢輕輕的舔著自己的紅唇,陷入了意淫當中。

原來,楚玉賢的丈夫幾年前下崗了。下崗后,他自暴自棄,每天不務正業,和一群狐朋狗友喝酒,賭博,泡女人,連家也不回,更別說和老婆恩愛了。下崗時給的那筆錢早就讓他花個精光。沒有錢的他就和楚玉賢要,不給就罵,有的時候還威脅著要打她和女兒。身邊已經沒有親人的楚玉賢只好把淚水往肚子里咽。原本工作不錯的她只好在下班之余給別人補課掙錢來維持家里花銷。丈夫醉酒后的第二天,楚玉賢徹底和丈夫翻臉了,夫妻倆吵了個天翻地覆。楚玉賢一氣之下,跑到法院起訴離婚。在法院調解無效的情況下,宣判兩人離婚。家里沒有什麽財産,只有一套房子。這套房子還是以楚玉賢的名義貸款買的,房貸還有七八年才能還清。楚玉賢努力爭取想把女兒的撫養權留下,可是沒有成功,她丈夫把女兒送到父母那里撫養去了……

和丈夫離婚后,心中難舍女兒的的楚玉賢整整哭了一天,又整整的睡了一天,把這幾年憋在心里的委屈徹底的釋放了出來。一身輕松的楚玉賢馬上想起還有一個學生需要她補課,就把郝亮叫了過來。

「好熱哦。」

有心勾引郝亮的楚玉賢故意把手伸進背心里,竟然把自己的胸罩脫了下來,扔在沙發角上。失去束縛的一對大白兔不安分的跳動幾下。楚玉賢感覺體內火一樣燃燒著,饑渴萬分,心中的欲火已經把她燒的好像神志不清了。她伸手把郝亮的JJ握在手中,身子一挺,把郝亮撲倒在沙發上,小嘴一嘟就吻了上去。閉著眼,她不敢看郝亮的臉,確切的說,她是不敢看見郝亮的眼睛。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謝謝大大的分享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是最好的論壇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

分類:學生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