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叫做肉壺兒的媽媽】(01-02)【作者:zyz2011a】

  初夏時節,蟬翼初鳴,綠意蔥蘢,海州市一如既往地平和安靜。

  海州一中教師樓裡傳來一個輕柔地女聲:「明明,媽媽去學校備課你給我好
好在家學習,媽媽傍晚就回家,飯和菜在冰箱裡自己熱著吃,乖~ 」穿著背心坐
在書桌前的我掉過頭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嗯,知道知道」

  聲音的主人打開門,初夏的陽光灑落進來鍍出一個柔和的光圈,我眯起眼打
量著,簇新的教師制服比OL多一分端莊,白色絲質襯衫,黑色小西服筒裙,裙
邊不高略略露出圓圓的膝蓋,黑色的小皮鞋在腳背上劃出一個優美的弧度,潔白
雪肌隱隱映出藍色的血管。我拿過書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她彎下腰拉鞋跟,左
手肘夾著黑色軟皮包,胸前白襯衫隨著動作自然輕柔地向外突出一角,一抹雪白
一閃而逝,我的喉間一陣吞嚥又趕緊喝了一口涼水。

  她直起身子拍拍衣角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眼鏡,鵝蛋臉削直鼻略略上挑丹鳳
眼,一襲青絲盤起罩在發網裡,未有任何塗抹瑩潤粉紅的雙唇對我動了動:「傻
小子呆笑什麼,媽媽臉上有花啊。」「啊!不是不是,我剛才發呆呢,你個老女
人有什麼好看的哼。」差點被她嚇的嗆了水真是的,我有點心虛地想。

  「好啦,小呆瓜媽媽出門啦,在家乖哦。」她衝我笑了一下就推門出去了,
我反而低低地出了口氣。

  這個女人就是我的媽媽,後來我才知道這是最後一眼,舊日生活結束前的最
後一眼。

  ……

  我和我的媽媽相依為命,但我並不認為相依為命有什麼不好,儘管我從沒見
過我的爸爸但是只要媽媽和我在一起我就滿足了,長大後媽媽經常拿小時候的我
不肯被其他人抱,別人一從媽媽懷裡抱走我就大哭的事取笑我,這時候我就會趁
機膩到她懷裡撒嬌,嘿誰叫我們母子關係這麼好呢。

  媽媽是個典型江南水鄉女子,溫文柔美脾氣好,據說我的外公曾是地方上的
大地主,家有八百畝良田,雖然不是什麼名族豪門但也是詩書傳家滿門秀才,到
了這一代雖然家業都已經敗掉了但是家學淵源的媽媽做個高中語文老師完全不是
問題,她教的班也是全校重點班嘿嘿我會說我還是班委成員麼,媽媽是班主任我
肯定也在她手底下啦,只不過沒少被她削……

  出了一陣子神估計是大腦cpu轉的快了冒出一層虛汗,我決定去洗個澡。
吹著口哨跑到浴室裡,對著鏡子擺幾個pose,偶也本吊帥爆了!嗯???地
上有個小紙片,我彎下身撿起一看,什麼!!!!

  測孕試紙???怎麼可能?

  不會的絕對不會的,我和媽媽感情那麼好,如果媽媽想找男人一定不會瞞著
我的。

  心臟彭彭狂跳不止,我感覺有點喘不過氣,大腦一片混亂我的眼睛死死鎖在
小紙片上,不會的不會的。我的口中低低呢喃:「不會的,也許是媽媽閨蜜許阿
姨的,媽媽是我的,絕對不可以……」想到這裡我開始翻檢浴室裡的物品,除了
一條看起來有點奇怪的內褲我什麼都沒找到,一臉怪異地看著這條……額……唔
……草莓小內內???什麼情況?我無語了,媽媽什麼時候有這麼低齡的內內了,
我也偷窺過都是很正常的內內啊,難道這裡面有什麼隱情?

  想到這裡我坐不住了,保不準她現在就是去會姦夫,匆忙套上衣褲我騎上單
車去學校了。

  海州一中是整個海州市最好的學校,這是毋庸置疑的,即使是私人學校崛起
的今天依然動搖不了他百年名校的無上聲望。蟬翼輕鳴陰翳如蓋,吱溜吱溜騎到
學校我一眼看見車棚裡媽媽的小綿羊鬆了口氣,還好還好看起來情況還不糟,我
這樣安慰自己。

  週日時間全校空無一人,空蕩蕩的校園顯得特別安靜,我一路提步輕聲小跑
到教師辦公樓,「咦!」真是奇怪,辦公室居然鎖著裡面空無一人!這太不科學
了。

  難道媽媽在騙我?摩托停在學校卻坐上了姦夫的車?

  我甩甩頭對自己說:「先別急著下結論,我不能冤枉媽媽」

  幸好傳達室始終是有人在的,「大大,你看見我媽了嗎,我鑰匙丟家裡了急
著呢。」

  「看見了,剛來的呢,你快去吧。」

  「啊?可是辦公室門關著啊。」

  「奇了怪了,那我就不知道了。」

  看樣子門房大大是問不出什麼了,我又踱回辦公室,嘿嘿有一扇窗戶沒鎖,
一翻進去我就開始翻媽媽的辦公桌,原本整潔有序的辦公桌被我翻的亂糟糟,一
切只有課件之類的,除了最後上鎖的櫃子沒什麼稀奇。

  我清楚她的習慣這裡肯定有備用鑰匙,又是一番翻檢在一個小盒子裡我找到
了備用鑰匙。

  會有什麼呢,拿著鑰匙的手不禁一陣亂顫,竟然幾次都插不進去。

  嘎吱一聲櫃子打開了,撥開那些雜物,我眼神悲哀地看著眼前的這個塑料袋
和裡面的東西:

             一個小熊內內和項圈

  呼吸急喘個不停,努力控制住雙手翻過項圈,「悅奴」!!!!!如同烙印
一般陰刻在項圈內側眼前一黑,天啊發生了什麼!究竟是哪個王八蛋干的!我要
把他碎屍萬段!

  放下手中彷彿可以燙手的項圈,再拿起棉質的小熊內褲,我湊上去聞到一股
非酸非甜如蘭似麝的味道,這就是女人愛液的味道嗎?

  啪嗒,啪嗒,我哭了,淚水滴落在可愛的輕鬆熊身上,我悲哀地看著它,寧
願這是條性感的丁字褲,不!這是我的媽媽,不是你可以隨意侮辱的對象!

  擦擦臉上肆意的淚水,我抬起頭看向天花板,一個決定已經在我的心裡做出,
我要捍衛我的媽媽!

  越是堅定著自己的決心我變得越是冷靜,我強壓下心中痛苦,仔細還原媽媽
的擺設,我不會讓媽媽在我的面前羞愧欲死,我不要她受到一點點傷害!

  走回車棚拿出我的單車,我悄悄躲在校門口的一處陰影裡,慢慢等著。

  時間變得很慢,就像身上有個傷口在放血,我無法不去想像她現在所受的侮
辱,而對她的愛卻又讓我想要克制住這種不潔的想像。

  就像媽媽臨走說的那樣,這種忍耐一直持續到了傍晚,在漫天餘輝中在殘陽
如血中,美麗的媽媽走出校門,她向門房打了個招呼,在校門口準備騎上摩托。

  一陣皺眉,媽媽好像想要伸手去撫摸小肚,手卻在中途停了下來,臉上閃過
一陣不自然的神色,終於幾次掙扎媽媽騎上了摩托。不能再看下去了,我跨上單
車,瘋一樣地往家騎,風吹著眼睛,幾滴似不曾有的淚珠一閃而過。

  「明明,媽媽回來啦。」依然是我坐在桌前,回過頭看她伴漫天紅霞,心中
無比苦澀。「明明你怎麼一頭汗啊,瞧你這樣子。」「沒事沒事,我剛做俯臥撐
來著的,媽媽你怎麼看起來臉色不好看啊。」我若無其事地問「啊!有嗎??媽
媽沒事挺好的挺好的。」看起來媽媽有點心虛的樣子,邊說邊捋了捋頭髮。

  「媽媽去弄飯,你做作業吧,哎,哎呦。」

  「媽媽!你怎麼啦!」

  「沒,沒事你安心做作業。」媽媽撫了撫小肚,有點難堪地跑去廚房。

  看著她的身影,我的心中無比地煎熬,我多想抱住媽媽對她說:「媽媽還有
我,有什麼事我來扛!」

               可是我不能

  我瞭解她,作為知識分子家庭出身的她有受不了這樣的羞恥,也許是遭到了
什麼脅迫,但是她一定不希望我這個最愛之人知道,且請忍耐,媽媽我會救你的,
我們的生活會回去的!

  看著天邊萬道晚霞,我暗暗發誓,這是男人的承諾!

                (2)

  一夜無話,隨著米黃色窗簾間隙投射進來一線晨光的逐漸上揚,新的一天到
來,新世界的一天到來了。

  甩甩昏沉的腦袋,把留有晨間微寒的水潑向臉龐,我摀住雙頰躬身在洗臉台
前,身體起伏呼吸急促,我越是痛,我越是冷靜。

  因為還有一個人在等我去救!

  突然一隻手拍在我的肩膀上,「嚇,誰?」原本陷於思考被打斷的我不由一
叫,「還能是誰,小呆瓜,媽媽不要洗漱啊?」穿著白色睡衣的媽媽橫了我一眼,
捏捏我的臉說道。我不好意思地哦哦了兩聲,轉開身把她讓進洗漱的位置。「咦?
媽媽你發福了哎」就在媽媽走過我身邊的時候我一眼瞧見,原本身材窈窕有致的
她居然有了小肚腩,而且還不小!「看什麼看嘛,媽媽也到這年紀了,有肚腩難
道不是正常的麼。」俏臉突地一紅,媽媽頗有點不自然地捋了捋靠我這側的頭髮,
手似乎又想去摸肚皮又難堪一般地移開了,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媽媽這般嬌
羞的美態,竟然就這麼看痴了,「去去去,還呆在這幹什麼。」回過神來我已經
被趕出門外了……「叮鈴鈴,叮鈴鈴」上課的預備鈴準時響起,我已經踏著清晨
的雨露陽光走進了教室。預備鈴剛過,同學們都已安坐在座位上,有些小聲的交
談也有拿文具的砰砰聲,一切和諧一如往常。

  我正倒坐著和後排的胖子聊天,突然胖子的表情似乎有點奇怪,教室裡的交
談聲也少了許多,我掉轉了頭看向前面。

  教師門開著,一個氣質特殊的少年人站在晨光裡,晨光柔和卻彷彿為他定做,
一眼看過去材質上佳的藍白襯衫罩著幹淨蓬鬆的黑白校服,下身是迪塞爾的洗白
牛仔褲,皮膚白皙手戴酷黑數字表,他看著教室裡的這份氣氛不由一窘,確實是
個少見的人。

  我眯了眯眼,這個男生叫張恪,是個很神秘的人物。

  海州一中四大惡少之首,據說父親是政府秘書長和市長關係密切,而他更是
開跑車上學,衣著不凡,更兼儀表堂堂實在是翩翩佳公子一詞的最好原型。

  他的神秘來自於他常年缺席,空著的桌椅也已經被大家無視了,今兒是怎麼
了,太陽西邊出來了?

  雖然我們是同學,但我對他這種高富帥一點瞭解都沒有,聳聳肩管他呢。

  很快第一節課開始了,穿著OL制服的媽媽邁著碎步走進來。在講台上打開
教案,媽媽抬起頭剛準備說:「開始上課」後半截卻沒吐出來,我順著她怔怔地
目光看過去,又是他!媽媽的眼底閃過一絲慌亂,過了兩三秒勉強鎮定下來問道:
「張恪,你今天怎麼來上課了?」張恪慢條斯理地回道:「李老師,我難道不是
這個班的一份子嗎,我怎麼就不能來上課呢。」我可以看見媽媽的臉上有懼怕,
心虛,慌亂種種表情一閃而過,不對,有情況!

  幸好的是這一切都發生在很短的幾句話裡,小小水花平息後,媽媽繼續開始
了第一節課的講授。

  ……

  媽媽所執教的班很特別,海州一中幾大惡少基本都在這個班,而班長更是市
長的女兒,對的,這就是所謂的重點班。幸好的是這裡面為首的張恪基本不來學
校上學,而排第二的杜飛則在我媽媽面前十分乖巧,說起來也是稀奇了媽媽居然
能把這麼個公子哥降服,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初夏的陽光照射下來,在睫毛上打一個圈兒,眼前光闌斑駁,直射的陽光刺
痛了我的眼睛,默默閉上眼將那兩滴淚含在眼中。

  「一二三!一二三……看齊。」「以前頭為基準,轉身,跑步……」「不准
跑步時說話!……」「今天的內容是……」「好,解散,自由活動!」沉浸在心
事裡的我渾渾噩噩地跑完要求的距離,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直到班長大人叫我才
醒悟過來。同學們三三兩兩地走在操場上或談天或嬉鬧,而我則完全沒有這種興
致,想到美麗成熟知性地媽媽,我咬咬牙對班長說:「我肚子疼,你幫我請個假。」
也不等她反應過來我就急匆匆地跑了。

  操場在學校的後部,一路小跑到了教學樓,一路上心也隨著運動跳個不停,
我又不可以當著媽媽的面挑明,那有什麼意義呢?哎算了,就當母子交流交流感
情吧。

  一切一如往常,手捧茶杯的老教師,跟我打趣的年輕阿姨,我輕輕推開辦公
室的門,吸住一口氣。

  不在?看著空空的座位我困惑了,自己媽媽的教學課表我肯定是背熟的,更
何況我又那麼,那麼愛她。「許老師,你知道我媽去哪了嗎?」「小李你找你媽
啊,我剛才看見一個學生來找她,然後就出去了,剛出門。」有什麼事不能坐著
說?不對勁,我立馬站起來追出門去。

  午頭漸上,校園裡明晃晃的,左右一打量,那不是好好學生乖乖仔杜飛和媽
媽嗎,我急忙躲進小花圃一路尾隨。

  很快他們走進了多媒體教學樓,這棟樓因為兼著圖書館(高中圖書館就是擺
設)和校史陳列館所以來的人非常少。我躡手躡腳跟在他們身後,等他們一走進
多媒體樓,趕緊跨過草坪趴在窗戶上看見他們走上了四樓最高層。

  大型多媒體教室,很少使用,我因為是教職工子女才會知道。

  數著秒估摸不會被發現,我閃進去用腳尖輕輕地登上到了四樓。走到近前我
一臉古怪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牌子海州一中錦湖俱樂部?

  繞到教室後側,萬幸現在是初夏,窗戶很給面子地開著一拳大的縫,我眯著
眼湊上去。「啊!」

  硬生生地把這一生痛徹心扉地驚叫咽進肚子,只見杜飛從後面熊抱住媽媽,
一把抓起媽媽的白皙軟嫩的大腿像給小孩把尿一般抱了起來!

  這裡就看出杜飛身體的強壯了,媽媽雖然沒有發福,而且還是凹凸有致,豐
腴白美,但怎麼也要比荳蔻少女要重不少。

  杜飛就那樣手筋外凸死死壓著媽媽的胸部,雖然媽媽被緊緊抓著大腿還是無
可避免的往下陷,美腴的身體向後貼著杜飛的胸膛,碩大圓滾的屁股貼著他的褲
腰帶向下滑,「啊啊……啊」媽媽嘴裡不由自主地發出驚懼地聲音,身體也情不
自禁地掙紮起來,杜飛嘿然一笑雙手把緊大白腿往上輕輕一拋,下身同時支起一
個大帳篷頂住肥美的屁股蛋,龜頭陷進臀肉裡,就這樣三點支撐地把媽媽像抱小
孩一樣穩穩抱在懷裡了!

  黑色筒裙早已翻上去,媽咪沒有穿絲襪,黑色筒裙下赫然又是一條小女孩穿
的紅白圓點可愛小內褲,不知道是尺寸小還是媽媽的秘部多於肥美,可愛小內內
死死地裹在媽媽的胯間,棉質的材料可以看出彷彿要裂褲而出的美肉,收緊的兩
側勒出肉鼓鼓的分界線,媽媽羞紅了雙頰扭過頭躲避著對面的目光。

  就在羞煞的媽媽對面或坐或站著三個人,他們都是我的同學,我們班的同學!

  今天剛剛來上課的張恪大馬金刀似地坐在媽媽的胯前,嘖嘖做聲:「老二啊,
真沒想到你居然真能把這塊美肉都搞上了。」

  「呵呵,還不是這婊子騷,欠草,趕著來做我們的母狗,便壺」「老二,你
也別謙虛了,我這算是佩服你了,能把我們高貴美麗的李老師調教成便壺,真是
有一手」說著的是趙子城,排惡少第三的富家子。

  而剩下的王文已經看呆了,鼻息急促,方堂赤臉,怕是快忍不住。

  張恪把臉貼近媽媽的屁股,伸出食指輕輕撫弄著媽媽內內下的美肉,似乎找
到了一個點就狠狠按下去!「啊!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碰那裡!」

  張恪嘿嘿發笑,原本輕撫的手揪住那個小豆子就是猛地一提!

  「啊!!」

  媽媽的身體從胯間開始一陣猛烈抖動,原本向後彎曲的腰腹向前就是一直!
就像是名動作演員的鯉魚打挺一般就把白腴肥碩的雙奶向前狠狠拋起!

  向上看去的眼睛無神地盯著天花板,眼角滑下一滴淚水,空洞的眼神表明她
已放棄了反抗的準備。

  就在這個當,杜飛和三人說了什麼,向前幾步就把媽媽放在教室前的演講台
上,拉起兩個大白腿,王文急吼吼地跑到媽媽身後,往那腿上嫩肉狠狠捏了一把
就把雙腿繼續M字般拉了來開。

  我清楚地看見媽媽拿白英玉潤,肥美多致的腿肉上就多了一個青印!這幫畜
生!

  在王文大佔便宜的時候,其他幾少也沒閒著,只見數個攝像機對著媽媽,而
它們又連著多媒體教室的大屏幕,好啊,這下變現場直播了。

  等他們忙活好,媽媽的小西服白襯衫已經被解開,白色絲質的胸罩被從前面
打開,媽媽足有H罩杯的大奶就彈悠悠地跳了出來,乳肉白皙肥腴又不失緊致,
乳根碩大如盤撐得大奶直挺挺地對著人,肉紅棗桂一般的奶頭像是接觸到空氣接
觸到養分一般,從一個小豆子鼓脹成一顆棗兒,乳孔周圍的不規則小肉疙瘩一個
個都起了精神,看得人就想狠狠咬一口!

  嗷嗷嗷,幾個年輕的肉棒已經飢渴難耐了。

  「停,還有一個節目還沒表演呢」

  杜飛攔住了群狼,擺正鏡頭對準媽媽的陰部,掏出他的雞巴,不長但是粗,
龜頭更是碩大無朋,撥開緊緊勒著媽媽的棉質內內,對準那饅頭穴上的小嘴就狠
狠插了下去!

  小石塊大小的龜頭推開緊掩門扉的大小陰唇,合著剛剛流出來的愛液就沒入
了媽媽的粉白大肉饅頭穴!

  杜飛呼出一口氣,腰部用力,雞巴就全部消失在了媽媽的饅頭蜜穴裡,「啊
啊啊啊……疼!……不要動……頂著啦!……頂著了~ 頂著了~ 頂著了~ 頂著了
~ 頂著了……疼!~ 啊啊啊,要進去,要進去了!」

  杜飛臀部肌肉一縮就把最後一點全部夯入了媽媽身體裡!

  媽媽瘋狂地甩著頭,頭髮似洋流中的水草,凌亂飄散,無法忍耐難以停止地
尖叫。

  「進去了,進去了,啊啊啊,老師的子宮被你捅穿了,啊啊啊。」

  杜飛狂笑著抽出再插入再用力插進去,再抽出再插入再用力插進去。

  「你們知道嗎這婊子還是個名器呢,這大肉穴既是吞天壺也是春水噴泉!她
的陰道異常的短小,只要是稍微有點料的都可以捅進子宮!這子宮頸就像是蚌肉
一樣,那個緊的啊,嗦嗦嗦,爽!最最極品的就是她的子宮頸是活的!把馬眼對
准那個小孔就插下去,那個小孔就可以不費力撐開來!嘖嘖嘖,蚌肉就貼著你的
龜頭擼啊咬啊吞下去!濕,軟,暖,嫩,緊,美得不可言說,緊到什麼程度呢,
抽插時我昨天注射進去的牛奶一點都不會漏出來,天生的肉便器!」

  三位大少已經聽得目瞪口呆,口乾舌燥,就知道死死盯著媽媽美絕人寰的大
白肉穴。

  「還不止這些呢,這婊子陰道短,尿道也短,尿道幾乎就靠著花心的肉孔,
她,她,這婊子,這母狗,這賤貨,這肉壺還可以表演雙股淫穴大噴泉!!!」
話未說完,杜飛便瘋了一般,乓乓乓地像打樁機一樣瘋狂猛烈地抽插著媽媽的淫
穴!

  一聲怒吼,杜飛突地拔出肉棒,就聽到貨真價實低沉實在低一聲「砰!!!」
就像啟開了香檳一樣,穴口對準天花板,激尿與子宮裡的牛奶齊飛!

  兩股直直地長長地細細地而又激烈的噴射持續了將近二十秒!甚至於天花板
都濕的滴水!